世界杯投注|猶憶書香

推薦産品 2020年01月22日

    “自在飛花輕似夢,無邊絲雨細如愁”,淡淡的樹影,隔著輕簾,若隱若現:“碧玉小家女,來嫁汝南王。蓮花亂臉色,荷花雜衣香”,江南水鄉,采蓮歌女,繞過長橋,淺笑顧盼:“被酒莫驚春睡重,讀書消得潑茶香,當時只道是尋常”,一襲長袍,一樹蕭秋,殘陽余晖,孑然一人!

  猶記得晦澀難懂的《詩經》,在臂彎裏淺唱低吟;猶記得翔實的《史記》,千百年獨成一家之言;猶記得浪漫抒情的《離騷》,在氤氲書香中,傳唱千年!

  讀書當如此,在深閱讀中,永遠都能感知文化的魅力,永遠忘不了古人隔著千年時空,傳來的陣陣書香。惟有深閱讀,才能帶來心靈的滌蕩。

  總能看到江畔那個人:頭戴巍峨之冠,身著蘭草香服,披發行吟,時而悲歎,時而沉吟。他亦如他的文,散發出點點馨香,遍染層林。他是感時傷懷,他亦憂國憂民,司馬遷稱贊他:“其文約,其辭微,其志浩,其行廉,其稱文小而其指極大,舉類迩而見義遠”,他就這樣徜徉于汨羅江,國家的滅亡,百姓的哭聲,都化作他眼角的淚滴,流入江底。他是千古傳唱的歌者,留給後世一片震驚。如果不是深入地了解,誰又能知道他的內心,誰又能知道他的淒苦,誰又能去學習他的節操?

  捧讀《紅樓夢》,“新仇舊恨知多少”,想起大觀園,就會想起她的淚!她自命清高,其實是因爲孤苦無依,將自己緊緊地掩起。“偷來梨蕊三分白,借得梅花一縷魂。月窟仙人縫缟袂,秋閨怨女拭啼痕”,或許她悲,或許她倔,只肯環著一池靈動的池水,幽然飄落。她也愛,愛那粉飾的百花洲;她也傷,傷那香殘的燕子樓;她也恨,恨那有時似傻如狂的賈寶玉。她沒有“好風憑借力”的氣魄,有的只是“質本潔來還潔去”的輕柔!她悲歎落莫,啼灑血痕,她只道她的命運也如落花,錯過了花期。她會詠歎,如今已葬花,他人笑癡;待到他年,又會有誰將己輕葬?沁芳閘的水,總是在流,那樣柔緩,那樣清澈,正如她的生命。她的一生都在還淚,卻經不住秋流到冬,春流到夏!她走了,留給大觀園一個故事,留給寶玉一段傷悲,留給才子一聲驚歎!

  總喜歡想像“莫道故園春色好,疆場碧血豔如花”,或許傷感的背後,還有戰士模糊的淚眼。

  因爲文化的深度,不會選擇所謂的時髦;因爲陣陣書香,才會選擇細細品味!就像清茶,入口苦澀,回味卻甘甜,因爲那是跨越了時空留下的記憶。

  捧著書香,看著窗外嫩綠的枝葉,在書海中,漸行漸遠! 

   小時候,最盼望發新書的日子,有時從父母那兒得到幾角錢,也會飛奔到校門口賣書的小地攤。那時,世界杯投注只是喜歡那翻新書的感覺,我只是喜歡那散發著油墨味的清香。

  因爲心裏念著那純純的香,于是便不自覺地拿起了書,當別的孩子用快樂的笑聲、愉快的遊戲裝點自己的童年時,我的世界裏好像只有書,只有淡淡的書香。當然別的孩子被父母的說教時,我卻從雙親欣慰的眼神裏讀出了自豪。這讓我幼小的心靈得到了極大的滿足,我愛我的爸爸媽媽,我也愛書,而認認真真地讀書則是父母和我最欣悅的事。

  書,漸漸的成了我一個不可缺的知己,當我被紛繁複雜的世事搞得找不著北的時候,冰心一句“如果你簡單,那麽這個世界就簡單”讓我回到原始的單純。頃刻間我的思想便單純如嬰;當我被各種煩惱所左右,悲觀生氣時,“有過各種煩惱,才能體味各種幸福”,池田大作好像是這樣對我說的。我要幸福,所以我也不拒絕煩惱的光臨。我知道生命到最後,其實總能成詩。于是,在快樂與煩惱的交替中,我走過看書的路,也留下一行自己的詩。

  泱泱中華,孕育了五千年的文明。五千年,刀光劍影,鼓角爭鳴,帝王更替。作爲人類文明之酵母——書,曆經過始皇帝焚書的沖天大火,也曆經過曆代帝王爭權奪位的流血;曆經過外來民族鐵蹄的殘暴踐踏,也曆經過“文化大革命”中破“四舊”的罪行……然而作爲我華夏民族內在文明表現的書,卻奇迹般躲過重重磨難,依然頑強地薪火相傳,直到永遠,永遠……書,像清冽的甘泉,滋潤著我華夏的每寸熱土;書,像甘甜的乳汁,養育了萬萬千千的炎黃子孫;書,像治病的良藥,醫治著人類蒙昧的心靈……

  能夠走近各種高貴的靈魂,與他們坦言,能夠跨越千百年的曆史,傾聽曆史的聲音,不醉又如何?“今人不見古時月,今月曾經照古人”。在書與我的世界裏,我常常忘記自己是什麽。有時我是唐朝時的一棵柳,婀娜在古石橋畔;有時我是宋時的一尾魚,遊弋在江南水鄉的清波裏;有時我是元時一名浪迹天涯的藝人,說唱著小鎮的故事;甚至有時我是明時的一縷穿過長長弄堂的風,輕掠過屋檐下雨燕的翅膀;或者是清時無名小女子,每日清洗衣物于河畔……有無邊際的遐思作伴,有醉人的書香作伴,我常常忘記自己究竟是什麽。

  書香伴世界杯投注,灑下一路夢幻,風光無限。